浅谈钱泵现象(Money Pump)

曾经在去年的这个时间写过一篇《目的的不可持久性与钱泵现象》,现在想来,钱泵现象(Money Pump)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挖的话题。其中一个理由是,用百度跟谷歌分别用中文搜索“钱泵”与“钱泵现象”,搜索结果除上文外居然没有任何介绍性或研究性文章,用英文Money Pump搜索倒是出来一些研究性文章,主要在讲经济学里的传递效应的——这也是这个Argument的来源。

什么是钱泵现象?简单来说就是效用的闭循环(A Circucle of Utilities)。经济学内“效用”(Utilities)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而计算的前提则是满足效用的传递性,即A>B>C,是一个单项的流程,而不能是A>B, B>C, C>A。如果是后者这种循环的话就无法比较两种选择的效用大小了。钱泵现象即诞生于此,即抛开理论不谈,在实际生活中充满了这种封闭的循环。

还是用原来的老例子:

假设如下的一组排列:
A.电影票与球赛票
B.球赛票与歌剧票
C.歌剧票与电影票
X先生通过Y黄牛支付了一定费用S1买到了一张建党伟业的电影票以及意大利超级杯的决赛票,觉得很满意,此时持有的是A选择。但是Y黄牛在卖票的时候说,我这儿还有一张天鹅湖的歌剧票,你愿不愿意要,如果要的话可以给我S2的钱,将电影票换成歌剧票?X先生想想,自认为品味还不错,不如看一场歌剧,这要比看建党伟业电影好多了,于是又支付了S2的差价费用,把电影票卖给Y黄牛又得到了歌剧票。这时候X先生手上持有的是B选择。在拿到球赛票与歌剧票的同时,X先生觉得要去鸟巢看球赛很费劲,因为要安检之类的,而且鸟巢离国家大剧院太远,看完歌剧有可能就赶不上球赛了,搞不好球赛票就作废了,于是X先生就又向Y黄牛支付了S3的费用,将球赛票换成了电影票,毕竟电影票随时都可以去看,不必跟歌剧冲突。此时X先生持有的是C选择。但是这时候X先生想到了一个问题,歌剧与电影都是在室内的,而X先生觉得看歌剧跟看电影差不多,都是坐着几个小时,未免雷同,有些乏味,于是又支付了一定的费用S4,将歌剧票换成了球赛票。此时X先生持有的又是A选择。
但是如果此时X先生持有A选择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可以继续上述的交易,需要不断的支付费用S5,S6,以至无穷……,这就是所谓的钱泵现象。S=S1+S2+S3+……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Argument对我们的普通生活会有影响吗?或者说,能反映什么问题?

最简单的、最吸引人的例子莫过于流行甚广的一个段子: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制;你跟他讲法制,他跟你讲政治;你跟他讲政治,他跟你讲国情;你跟他讲国情,他跟你讲接轨;你跟他讲接轨,他跟你讲文化;你跟他讲文化,他跟你讲老子;你跟他讲老子,他跟你装孙子!你跟他装孙子,他跟你讲道理。

言归正传,透过钱泵现象是否可以让我们对“选择”有一些更深的理解?

还是用原例子:对于X先生来说,看歌剧的效应>看电影的效应,电影>球赛,球赛>歌剧。这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循环。而最根本的原因则在于:每一次判断的“依据”或者说“标准”不同,例如:

1)在判断歌剧>电影时考虑到内容的高雅与自身品味;

2)在判断电影>球赛时考虑到看球赛与看歌剧的时间有可能冲突,以及路程的远近;

3)在判断球赛>歌剧时是考虑到歌剧与电影的内容与形式有些雷同,而X先生觉得多样性会比较好一些。

但到此为止这个问题仅谈论到了选择的最后“结果”,这也是原来的那篇文章显得很浅的原因。结果的确很重要,但可惜不是最重要的。如果要谈结果的话,从生到死,一睁眼一闭眼也就过去了。重要的当然是选择的过程。所以,从经济学效用来讲钱泵现象反映的是个人选择的非理性,从而导致了商家赢取消费者剩余最大化。但这完全忽视了消费者,或者X先生在选择时所获得的感受。

一个人,可能在15岁时很喜欢读《论语》,在20岁时又不喜欢读《论语》,四十岁时喜欢,但五十岁时又不喜欢,但最后到七十岁时又开始喜欢。

如果仅仅看结果的话,会感觉这个人一生算是白过了。不过有这种感觉的一类人会很难理解其中的美妙,这类人也肯定会是经常问“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种问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