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课堂:进一步碎片化教育行业与反互联网

第九课堂logo互联网自其诞生以来给诸多传统行业带来极其剧烈的冲击,这其中就包括教育行业。此前在一次内部的分享会上,笔者曾分享了个人对互联网的趋势理解。与在3W咖啡的“爆发新书分享会”上王煜全所总结的几大趋势划分维度不同,笔者个人可能还是专注于整个行业趋势分析。其中第一点便是“碎片化”。

教育行业互联网化并非一件新鲜事。早在1998年国内的网络教育即已起步,根据百度百科“网络教育”词条中的数据,2003年网络教育覆盖人数即达230万人。如今,在网络上听课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只需要搜索“在线听课”关键词便会得到成千上万条搜索结果,利用各类视频垂搜也会得到很多网民上传分享的各类视频,像各种考试的辅导班就更倾向于线上教学了。网络教育促使教育行业碎片化,网民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搜索由不同的教学机构提供的教学视频来满足自己的需求。那么,如今这个“第九课堂”与以往的网络教育有哪些不同呢?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几乎彻底碎片化供给,以满足进一步碎片化的需求。

互联网供给是为了满足网民的需求。在如今,网民的需求愈来愈趋向多种多样,即呈现碎片化趋势。以往的网络教育也经历了一个不断细化的变化,从以往的由大型办学机构或教育教育机构提供转向由一般、小型的办学机构或几个人成立的小公司提供,而如今这个“第九课堂”则将这一碎片化做到彻底,由独立的人负责供给。笔者浏览了第九课堂网站,截止到9月6日零点,该网站共有240堂课,由80位教师提供。这240堂课共分为三大类:“创业与商业”、“互联网”以及“工作之外”,每一大类下又分为1-4个子类。其实这个分类还是很粗糙的,例如“创业与商业”大类、“管理/团队”子类下就包含“图形化思维”课程、“职场规划课程”以及“人力资源业务伙伴攻略”这三个课程。如果要更加严格、细致地划分的话,这三个课程不可能划分到同一类下。即便是这样算来,大约10个子类每一类包含24门课程,而且随着课程的增多,这个分类只会呈几何级增长。这足以表明课程的碎片化程度。在另一方面,目前第九课堂一共有1500余名报名听课者,根据笔者浏览的结果,除了最贵的两门课(999元与199.9元)以外,几乎每一门课都有人报名听课。

第二,从线上到线下:反互联网

值得指出的是,第九课堂并非是一个在线视频教学的网站,而是线上发布信息、线下完成教学。因此如果要严格定义,第九课堂并非属于网络教育,相反是对网络教育行业的反击。如果在未来第九课堂发展顺利、取得一定意义上的成功,将成为对教育网络化趋势的反讽。程苓峰曾写过一篇文章分析为什么新浪的成功是对web2.0大趋势的反讽,并得出新浪是反互联网的结论,这个论证逻辑同样适用于第九课堂。

互联网的核心在于分享。第九课堂的教学模式是线上发布信息线下课堂,而线下课堂不可能履行大规模复制、分享并扩散的责任。在这个意义上,第九课堂是反互联网的。

因此,如果在未来出现全网络教学的第十课堂、第十一课堂则不会感到奇怪,或者第九课堂在做到一定程度后重新回归线上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当通过技术手段极大提升获取、盗播教学视频门槛时。

并且,在更远一点的未来,类似第九课堂的教育网站将可能更加彻底的碎片化教育行业。之前之所以说第九课堂是“几乎彻底”而并非“彻底”,原因即在于:教学提供方并非碎片化到“自然人”就停止了。当网络化的“第九课堂”所带来的新行业充分竞争后,将有可能出现一个更加彻底的碎片化教学方案,即:

由不同的自然人在网络上进行“协同教学”。

这当然不是说由几个人轮流来上同一堂课。举个好理解的例子:目前有几款app可以让多位用户在不同的设备上操作同一app进行协同演奏。9月3号2012百度世界大会上由百度移动事业部总经理李明远所展示的协同演奏已经表明这种技术已经成熟。因此,未来的多人协同教学在形式上将会与轮流上课从根本上不同,也许会是一对一或者多对一的辩论形式——从这一点上来说,虚拟现实世界的全部将可能使人们回到最初的教育形式:师傅带徒弟。题外话则是,这一传统教学形式的重新回归将是现代教育的真正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