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3年3月

蝴蝶记(下)

解决矛盾或者冲突的最好方式就是跳出这个矛盾,跳出矛盾设定的前提。这是一句非常朴素的话,我想先拿来应用于上一篇中第三节提出的问题。

答案的确非常简单:在二维空间内,这个题目是无解的,也就是说,在二维空间内,无法同时满足连接A与B与不碰到圆这两个条件——只有在三维空间才行,而且在三维空间里,这不成问题,也构成不了矛盾。

在二维空间里,一对矛盾可以转换为这一对矛盾与限定条件的矛盾。要解决这后一种矛盾,唯有在新的语境下重新审视这个矛盾——更多情况下,在新的语境中这个矛盾消失或消解了。消解与解决两个概念并不完全相等,但这是另外一个复杂的话题。

逆流而上,重新看待第二节的“矛与盾”的矛盾。

Read more

蝴蝶记(上)

“恐惧,源于空间幽闭与未知的双重恐惧。

当我睁开眼睛,眼睛逐渐适应周遭明亮的光时,浑身战栗。我以为在做梦,或者这是幻觉,但我知道,我没有变成一只大甲虫,而卡夫卡也不是我的造物者。”

以上便是我打算以《蝴蝶记》为题叙述后十分钟内写下的开头,不过很明显我不太满意。我不太会故弄玄虚,也没想着一开头就把潜在的可能的读者吓跑,我知道自己既不是写密室杀人之类侦探小说或一分钟码200个字的巨扯玄幻鬼怪小说的那块料。

其实我想说的是,“今儿或者昨儿或者某天早上我醒了,发现自己还没醒”。这是一句颇为古怪的话,按照这天之前我的理解,我一定认为我脑子出毛病了,同时自嘲的解释一下我以后不会写侦探或解方程式。不过现在我发现这个挺好理解的,因为我看过《科幻世界》,知道有个术语叫做“薛定谔的猫”,这是很多成器或者不成器的写手经常提到的一个词。不过情况可能比这个复杂,也就复杂那么一点点而已。接下来,我打算写下来,先顺一下自己的思路,看看对不对。

Read more

Tags :

Curating: 内容为王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看了Medium上的这篇文章 Friends Don’t Let Friends Curate (FB’s Redesign) 之后才发现可以写点什么。为了表达感谢,在这儿也给Medium做点宣传,带去点不成敬意的流量。

Medium 是一个全新的轻量级内容发行平台,允许单一用户或多人协作,将自己创作的内容以主题的形式结集为专辑(Collection),分享给用户进行消费和阅读。”

——《百度百科

其实就是一个新的博客平台,做的非常美,不适宜检索文章,目前只适宜随便瞎点逛逛,目前只有部分用户能够发表文章,咱们注册了也不能post。

这篇文章主要是写facebook最近一次改版的。无巧不成书,刚看完这篇文章,发现新闻说Pinterest也改版了。两者改版的目标类似,就是把信息流或个人页面中的图片改大,按照业界的评论,是增强媒体属性——这也就是说,这类以社交为核心的网站开始增强自身的媒体属性了。

在我看到上面提到的那篇文章之前,我想的是这些网站开始优化个人页面(包括信息流),而不是一直比较注重的朋友之间的交互系统。不过看完之后,才发现得想的更远一点。

Read more

Tags : , ,

为天地立心

阿伦特

 

今天读了两篇文章,一篇吴念真先生的《知识分子另一篇是程小青先生的《毋宁死》。前文是吴念真的一篇怀旧散文;后者则是一篇侦探小说,尽管名字起的奇。这是我今天在手机上随意挑了两篇文章来读,但讲的意思有那么点类似,而且两篇文章的题目连起来又有另外一种意味,倒是让我拍手称奇了。

说起来,这里也不知道该如何评述,也没有二位的原文写得好,倒是挑了一张图,下面再分别摘录一段文字,再想了个题目,就此作罢。

 

Read more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