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记(上)

“恐惧,源于空间幽闭与未知的双重恐惧。

当我睁开眼睛,眼睛逐渐适应周遭明亮的光时,浑身战栗。我以为在做梦,或者这是幻觉,但我知道,我没有变成一只大甲虫,而卡夫卡也不是我的造物者。”

以上便是我打算以《蝴蝶记》为题叙述后十分钟内写下的开头,不过很明显我不太满意。我不太会故弄玄虚,也没想着一开头就把潜在的可能的读者吓跑,我知道自己既不是写密室杀人之类侦探小说或一分钟码200个字的巨扯玄幻鬼怪小说的那块料。

其实我想说的是,“今儿或者昨儿或者某天早上我醒了,发现自己还没醒”。这是一句颇为古怪的话,按照这天之前我的理解,我一定认为我脑子出毛病了,同时自嘲的解释一下我以后不会写侦探或解方程式。不过现在我发现这个挺好理解的,因为我看过《科幻世界》,知道有个术语叫做“薛定谔的猫”,这是很多成器或者不成器的写手经常提到的一个词。不过情况可能比这个复杂,也就复杂那么一点点而已。接下来,我打算写下来,先顺一下自己的思路,看看对不对。

一)黑色幽默

先说明,抄自己写的不算抄,改写就更不算了:)。这是我以前写的,现在拿来改改当作第一篇。

从前,有一个男人,很喜欢讲故事。这些故事往往都带有黑色的幽默感,听众听完之后不免唏嘘一番,随后又重归生活。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个非常喜欢听故事的女人。这个女人每次听完之后都仿佛有所获,便约了下次再听他讲故事。过了一段时间,女人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喜欢讲故事的男人,而男人也爱上了这个喜欢听故事的女人。于是他们相爱了。但是相爱之后,男人突然发现陷入爱情中的自己再也无法给女人讲黑色幽默的故事了。女人发现男人再也不能给她讲故事之后,选择了离开。于是爱情破灭了。于是男人重新开始讲他的黑色故事,而女人又再一次爱上他。如此反复。

这个故事是我想出来的,我觉得挺精妙的。但显然故事里的男人和女人以及金庸先生不这么认为。黯然销魂掌这种武功就跟讲黑色幽默故事的能力一样,都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依托于某种情形,这种情形往往设定得非常精妙。

比如,上面这个故事的设定就是:这个男人要跟女人在一起,而在一起必须依靠讲黑色笑话,但黑色笑话又跟在一起起了严重的冲突,于是他们俩不可能在一起。这段话简洁起来,用专业术语概括这叫bug,或者你丫有病。你可以这么说我但不能这么骂金庸先生或者杨过。当然故事稍稍有点不同,但那个故事的设定可以改改,也很好理解:杨过跟小龙女遇难了,碰见金轮法王+李莫愁,也可以加上什么带头大哥、四大恶人以及移花宫两位宫主,总之,不使出黯然销魂掌他们是走不了的。但是小龙女陪在身边,杨大侠无论如何黯然不起来。要使出来必须小龙女挂了或者失踪找不着。但是一旦如此他也就没必要使出来,因为没了小龙女早挂晚挂都是挂。于是,在黯然销魂掌跟在一起之间,又存在这么一个冲突。

二)矛盾

楚人有鬻矛与盾者,誉之曰:“吾盾之坚,物莫能陷也!”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于物无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应也。

——《韩非子·难一》

矛跟盾是矛盾的,或者起冲突的。矛的存在是为了突破盾——当然你也可以说刺穿某物,盾的存在是为了挡住矛或者说挡住某物不被刺穿。这个设定比较有意思,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楚人”的这段话。楚人,你一开始就balabala的在那儿胡吹乱捧,说盾坚不可摧又说矛锐不可当,这不找事儿么。但很可惜,韩非子就是这么写的,不然这个故事就讲不下去了。当然楚人很无辜,因为他被韩非子拿来说事儿,教育世人一不可胡吹乱捧,二不可在有点智商的人面前胡吹乱捧。这个冲突比较好理解,因为是韩非子让你这么理解的。

三)点与圆

为了更直接的让人理解这道奥数题,我决定在文章中插入一张图片,如下所示。为了让大家注意那个点,我没把它放在圆心上。题目是:在不碰到圆的情况下,点A跟点B怎么连起来?聪明的你应该想到答案了,尽管答案简单,但在我看来却至关重要,它是理解“今儿或者昨儿或者某天早上我醒了,发现自己还没醒”这句话的第一把钥匙,也是解决上面两个故事的第一级阶梯。

点与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