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札记 | Apr. 10th

工作札记(一)能走直线就不走曲线。

遇到问题的时候,尽量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这样做的好处自不必说,但往往极难做到。因为我们都想把事情“一劳永逸”、“科学式语言”的、“充满逻辑性”的解决。但事实证明,除了极少数情况外,问题拆解到最后,还是需要判断力。

举最简单的例子,周末聚餐选餐厅。这个问题反映
到工作中可以生出无数种变体来。例如选择何种渠道来推广产品,或者选择哪一家公关公司,或者选择什么样的Logo或者Icon…………数不胜数。这类问题的本质就是在几个选项中做出选择。

当选择聚餐地点的时候,可能需要考虑到如下因素:交通、人均消费、是否接受预订、菜品评价、是否有优惠券、餐后是否有其他活动等等。这些杂乱的因素被列出来之后可以归为如下几类:

  1. 地理位置相关:对用餐人来讲交通方便、交通时间控制一定范围内、用餐后视情况可选择去往其他“下半场”……
  2. 价钱相关:人均消费,近期优惠活动
  3. 质量相关:菜品评价、口味
  4. 其他:与聚餐目的是否相符(例如毕业聚餐就不适宜在小资的咖啡馆),与用餐人群性格是否相符等等

如果用工作的态度来对待选餐厅这样一件事,无疑需要耗费大量的功夫。因为首先得做出一套标准来(打分标准,给予第二步各项因素不同的权重),其次通过上述的因素(也就是问题的拆解,可供打分的类目),再次依照上述因素对所选餐厅进行打分,最后根据第一步得到的评价标准来得出综合分数。

这样一来,问题变得复杂了,因为一开始我需要解决问题的是围绕餐厅,但是现在我发现需要第一步如何建立一套评分标准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赋予权重的问题。而如何赋予权重又需要重新定义一套评价标准,比如我给交通的权重是50%,但是其他人未必认可。于是,问题又变了。在这一过程中,离最初的问题越来越远。

但现实中我们是如何解决这类常见问题的呢?精炼的总结是:交通方便、性价比高。至于如何判断“方便”、“性价比高”则是通过一番“讨论”得来。需要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这与工作中对待相似问题的流程并无太大差别。但接下来的差别就比较大了。在生活中,决策到此为止,而后开始行动。但在工作中往往并非如此,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包括:

将讨论(也就是开会)的纪要用规范、逻辑的语言整理成书面文字、以邮件或者PPT的形式将意见反馈给决策者以及相关与会人员——通常情况下,并不会在会议结束后做出决策并立即展开行动。决策或者行动往往基于书面的记录而非会议过程中的口头上的讨论,而一旦需要形成书面语的表达,问题就在这里分叉——因为必须首先解决如何更好的表达的问题?这样,一环套一环,最初需要解决的问题的前面被插入了许多“前提条件”或“需要提前解决”的问题。

因此,有了第一条心得:会议的结束即意味着问题的解决(即做出选择),而非新的问题的诞生。如果能够用简洁的口语记录会议纪要,就不必耗费心思再用“科学”式的语言重新梳理问题——这样只会使得我们离需要急迫解决的问题越来越远。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