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

火车上,两条长椅面对面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女的靠窗,跟其中一个男人坐在一起,对面坐着另外一个男人。挨着这女人的男人端着一份报纸,女人的脸则冲着窗外。此时已过8点,窗外已看不到什么景色。对面的男人似乎有些兴致,时不时地偷瞄这女人。可能是因为车厢内灯光的原因,女人的脸有些暗。

上车已半小时,这三个人倒是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流。此时,对面的男人似乎有些忍不住了,首先开了口:“嗨,你们打哪儿去?”这边的男人稍稍压低了报纸,可以瞧见眼镜背后的一对黑眼睛,以及眼角的皱纹,这皱纹似乎充满笑意。

“噢,我们不去一个地方儿,我晚上十点就下车。”

“哦?你们不是一起的啊?”对面的男人似乎很高兴,“我就说那,怎么一路上也不见你们说话。哎呀,你这么近干嘛还要坐火车?”

“坐火车安全嘛”。

“您可真逗,”对面的男人露出了牙齿,“怎么,这位姑娘,你又是打哪儿去啊?说不定咱们还是老乡呢,我瞅着你眼熟。”

女人转回了头“我啊,我远着呢,我得坐到明儿早上去,南昌前一站。”

“哟,我就说吧,咱们离的特近,就一站”,对面的男人来了兴致,“你也在北京工作吧?等过完年正好可以一起回来啊。”

女人笑了笑,没有言语,略有略无地瞟了身边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有些尴尬,咧了咧嘴。忽而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冲着对面的男人说:“哎,我说老兄,过两站不就是衡水么?你是衡水人?”

“是啊是啊”,这边的男人放下了报纸,放弃了继续读下去的念头,“怎么,你去过?”

“哈哈,没呆过,不过知道你们的特产,天天见着面。”

这边的男人也笑了起来。气氛开始融洽起来,两个男人从酒说到工作,从工作说到钱,从钱说到女人。

“唉”对面的男人叹了口气,“这次回家就是准备娶个媳妇儿的”,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女人。这边的男人有所会意,接过话茬儿:“咱们来打个赌,我赌你这次回家肯定娶不到媳妇儿。”

“嗯?怎么着?”对面的男人有些恼怒。

“哈哈,不是,我说老兄你这次回家肯定娶不到媳妇儿,因为你想娶的媳妇儿不就坐这儿么?”这边的男人冲着女人一咧嘴。对面的男人像个孩子似的挠了挠头,“说啥呢说啥呢,别瞎说。”嘴上这么说着,眼神却斜看。

这时,女人的脸第二次转了过来,脸上像是掺了些酒,略带嗔怪地对身边的男人说:“你们说啥呢,怎么把我绕进去了。”

这边的男人趁热打铁,冲着对面的男人说:“我就跟你打这个赌了,我赌你下车前要不到这姑娘的电话”。

“哟呵,赌啥你说?”对面的男人立马接话。

“嗯…”这边的男人眼珠一转,“你说你有啥,你肯定输嘛,我看这姑娘心里肯定有人了。”

“我还就不信了”对面的男人来兴致了,“怕是你不敢赌吧”

“我有啥不敢赌的?”这边的男人脸上充满笑意。

对面的男人哈哈笑了,“我要是要到这姑娘的电话,你待会就别下车了,直接跟我坐到南昌去给我送礼钱去。”

“那要是输了呢?”

“输了啊,要是万一输了,我就不要你礼钱了。”

“哈哈,你要是输了,你得给我礼钱!”

“怎么?你也准备回家结婚?”对面的男人有些吃惊,随即又笑了:“好啊,看来咱兄弟俩算是有缘,行,没问题,我输你礼钱。”

“我啊,我不是回家结婚,我是先回趟家准备礼钱来着。”

这时,女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拽了拽这男人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