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3年10月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除非灵魂拍手唱歌,为了它的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这是段诗,苗炜摘抄叶芝,我摘抄他的。在看这本集子之前我从来不读现代诗,因为我觉得写诗的人太书生气,身上没有烟火气,太虚无缥缈,飞着飞着落到地上就摔死了。不过现在我有点改变,夹杂着读还是能接受的,这就跟看电影时恰到好处响起的背景音乐一样。但总的来说,读诗要分场合,诗集这种冒傻气的东西就不太适合出现,哪儿能一个小时读几首啊,一年能读上一首恐怕就不错了,这东西就跟看歌词一样,有感情了才能看,你一小时内前10分钟抒发对伟大祖国的感激之情,后面跟着一首叙说丧子之痛或者丧妻之痛,再十分钟絮絮叨叨的碎碎念对某个年轻姑娘的思念之情,最后十分钟再来一个白日飞升、精神升华到上帝面前告诫人们要有信仰,跟《新闻联播》一样谁能受得了啊。

Read more

寡人有疾

《寡人有疾》是一本书,《三联生活周刊》苗炜出的一个中篇小说。小说由三个故事组成,故事发生的朝代不同、人物不同,当然,故事也就不同。第一个故事写唐代诗人卢照邻跟医生孙思邈的事儿,结局是卢照邻被朋友立碑相当于活埋,孙思邈把自己炸死了。第二个故事写的是宋元时期医生、书生与兵的故事。第三个写的是民国时期留美归国的医学洋博士把自己父亲(老中医)治病治死的故事。

有编辑问苗炜说,你为啥把这三个故事摆在一起?苗炜说,我也不知道。不知道的回答可能是假的,因为起码这三个故事都跟医学、医生或者准确说——中医——有关,勉强属于同一个主题下的不同发挥。看刘慈欣的《三体》也会发现三本书除了讲的道理是一个“黑色森林”外,也没啥共同点,人家照样出了三本组成一个系列。

Read more

Tags :

用手机写博客

一年前用那个老的安卓手机时,就尝试着用手机来写博客,不过当时这个Wordpress的app看起来很漂亮,但死活登录不了自己的博客,各种检查都没问题,当时还很是郁闷了一阵子。今儿晚上先是更换了pc上的本地化撰写软件,从经常出问题的livewriter更换成本土的菊子曰,再是用新的Wordpress app记下这篇文章,真心感觉到移动带来的方便。
Read more

Tags :

比喻

隔行如隔山,这句话起先我不是太相信。但促使我认同这句话最直接的影响,来源于许久未见面的朋友问起你做什么工作时的感受。我很难用几句话解释清楚我具体是干什么工作的。我得用最粗糙的话表示说,我一般就做点市场调研、竞争对手研究,然后写些研究报告。往往说出来我自己觉得没说完,然后对方可能也没弄明白这个职位跟咨询,跟研究员或者其他的什么职位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时候,就要用到比喻了。比如简单的比喻说:我就是写论文的,写有关商业方面的论文;或者说我是搞咨询的,企业内部的咨询部门。

比喻往往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熟悉陌生的事物。比如我从来没见过下雪,别人会像我解释那类似鹅毛或者大盐巴;从来没见过月食,可以解释为狗把月亮像吃包子一样给吃了;从来没见过火车,可以解释会喷气、跑得更快的牛车。

Read more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