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之书:《三体》

第一次看《三体》应该是前年的事儿了。那时候偶然间看到很多人在推荐《三体》这本书,得知是“大刘”写的,于是赶紧找来看了。厚厚三大本,不过一点都不吓人,前后花了不到三天就翻完了。那时候感触极深,也重新激发了我对物理学的兴趣,想起来了不少高中时纠结的问题,比如光速在任何条件下都是恒定的,这一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因为光速居然不会因为参照物的变化而变化。打个比方,一个人坐在以光速行驶的飞船远离地球,同时在飞船上设置了某个光源。另一个人在地球上,按常理来说,在地球上测定飞船上的那个光源发出的光的速度,应该是2倍光速才对,不过事实居然还是一倍光速。后来因为《三体》重新激发了我探讨的兴趣,于是又去查了一些资料,才发现原来这是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的起点。早知道当时应该多想想,说不定还能跟牛顿与莱布尼茨分别独立发明了微积分一样也能独立提出相对论呢:)

最近又看了一遍《三体》,重新体验了一把宇宙的生与死。《三体》最大的看点就是用极其简单的话陈述一些令人不得不震惊的结论。比如“黑暗森林”:宇宙中文明的第一要义是生存,这就使得宇宙中的文明纷纷成为囚徒困境中的囚徒们——不论对方做什么选择,消灭对方都是自己的最佳选择。比如宇宙的终极武器:宇宙规律。我想这个对于读过任何一本流行的网络小说的人来说都不难理解,因为里面往往会有“场”啊“领域”啊之类的,在自己生成的“领域”内掌握一切规律、成为“神”,于是就有对领域内一切生命的生杀予夺大权,而“生成领域”的前提就是掌握规律。在《三体》第三本中,那些高级的文明们使用包括降维攻击在内的各种武器,降低宇宙的维度让对方无处可逃,利用光速飞船生成“黑洞”制造陷阱。除此之外,《三体》的宏大叙事背景——以整个宇宙为尺度、淋漓尽致的人性刻画——人吃人的“大低谷时代”与“蓝色空间”号飞船,都非常值得一读。

话说回来,《三体》里也有太多的省略与毛糙之处,长达六百年的叙事仅仅用不到三分之一篇幅就跨过了。我倒是觉得大刘可以分别写几个外篇,分别写大低谷时代、几百年间未冬眠人对技术的创新与普通生活以及蓝色空间号上的船员从“人”走向“非人”的历程。写出来后一定会更加精彩,想想阿西莫夫的《基地》吧!

 本文用菊子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