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4年3月

为什么读书?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傻。问题的内容有点傻,提问本身这一行为也有点傻。难道读书不应该像呼吸、喝水一样自然吗?再者,你提出这个问题有什么动机?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提法是不是又重新抬头了?还是说又想学着某些公知假装清高故作姿态把某些本来无聊的话题剩饭重新炒一遍?话说最近的确茶叶蛋比较火,价格炒得比较高,吃得起茶叶蛋成为了大陆人民向台湾人民表达生活质量提升的最佳方式。

Read more

买书就像谈恋爱

每次到月末了就忍不住就去亚马逊上买书,每次买完之后就堆到书架上、床头、桌子底下,结果现在租的小屋子里到处是一摞又一摞的书,有时候躺在床上临时起意想看抽出一本来,就变成雪崩式的哗啦啦的散落满地。尽管如此,每次去书店了,亚马逊发新书推荐邮件了,微信公众号里看他人书评了,还是习惯存着然后加到购物车里。
Read more

稀松平常的东西也有价值

近两个月没怎么动笔写读书笔记了,书倒是看了一些,但就是感觉没什么可写的。因为我觉得这些看到的内容太过于平常,没什么可记下来的价值————太过稀松平常了嘛。不过当看到毛姆对卢梭《忏悔录》的评价后我改变了这个看法。毛姆起初也觉得卢梭是个变态,不过后来想通了,因为卢梭在《忏悔录》中只会记载那些所谓“惊世骇俗”、比较变态的行为或者令人恶心的事的缘故,毕竟稀松平常的事情不值得写嘛。这个事情说明,稀松平常的事情也是值得书写的。放大到历史记载中,现在看那些历史记载,或者前人的回忆录,大都只关注那些“大事情”而忽略了最平常不过的事情,然后就会得出一些错误的印象或者结论。

咳咳,看微信朋友圈也是这样……不要因为上午蓝天白云、中午咖啡甜点、下午阳光草地、晚上灯红酒绿的帖子刷屏而怀疑自己的生活,人艰就不拆了。

Written with StackEdit.

某人的自述与诊断

不拔高便无法说话

都说大道至简,但简单的表达这“大道”的简化过程却无比复杂。

读了大学之后,发现一年说的话可能没有高中一半多;工作以后,发现一年说的话可能没有大学一个月多。在他人眼中,“沉默”一度成为代名词。“难以理解”、“思维跳跃”、“奇怪逻辑”、“想的太复杂”等等,都是平常的脚注。

于是困惑、苦恼。

按照我的总结,这就是犯病。犯了什么病呢?开头所说的那种病,不拔高便无法说话的病。

Read more

2014年3月22日购书

于豆瓣书店购得詹姆斯·瑟伯 作品集

20140323-13555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