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的自述与诊断

不拔高便无法说话

都说大道至简,但简单的表达这“大道”的简化过程却无比复杂。

读了大学之后,发现一年说的话可能没有高中一半多;工作以后,发现一年说的话可能没有大学一个月多。在他人眼中,“沉默”一度成为代名词。“难以理解”、“思维跳跃”、“奇怪逻辑”、“想的太复杂”等等,都是平常的脚注。

于是困惑、苦恼。

按照我的总结,这就是犯病。犯了什么病呢?开头所说的那种病,不拔高便无法说话的病。


这种病经常发生在读了半瓶子书的人身上,具体症状可以表现为:

1.口头表达时而简短、时而长篇大论
1.1简短的时候似乎切中最核心,但旁人一般无法理解;
1.2长篇大论时以长句为主,从句套从句,往往得像听日本人或者德国人说话那样听到句子的最后才知道具体说的是什么。

2.书面表达方面,100%为长篇大论来叙说一句简单的话。
2.1如果这个人受过良好的逻辑训练,则:
2.1.1可能向维特根斯坦靠齐,以1.1、1.2这种形式来写。原因是简化掉了连接词,以使得文章像公式一样严谨与完美
2.1.2可能经常使用破折号————对,就像这样,经常使用破折号来做解释—————因为无法正常的用上下连贯的语句来严谨与完美的解释
2.2如果是浪漫主义者,从读者理解角度来看,文字好容易读的多,短句子短句子,简洁有力,就像著名的演讲家的腹稿,不断冲高肾上腺素

不过这跟病名没对应上啊?

嗯,的确有这个问题,你看,这也是病症之一,往往标题跟内容并不完全匹配,作用是让读者发起疑问,继而皱紧眉头苦苦思索,继而恍然大悟,以获取“顿悟”那一刻醍醐灌顶般全身心愉悦的美好体验。

Written with Stack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