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松平常的东西也有价值

近两个月没怎么动笔写读书笔记了,书倒是看了一些,但就是感觉没什么可写的。因为我觉得这些看到的内容太过于平常,没什么可记下来的价值————太过稀松平常了嘛。不过当看到毛姆对卢梭《忏悔录》的评价后我改变了这个看法。毛姆起初也觉得卢梭是个变态,不过后来想通了,因为卢梭在《忏悔录》中只会记载那些所谓“惊世骇俗”、比较变态的行为或者令人恶心的事的缘故,毕竟稀松平常的事情不值得写嘛。这个事情说明,稀松平常的事情也是值得书写的。放大到历史记载中,现在看那些历史记载,或者前人的回忆录,大都只关注那些“大事情”而忽略了最平常不过的事情,然后就会得出一些错误的印象或者结论。

咳咳,看微信朋友圈也是这样……不要因为上午蓝天白云、中午咖啡甜点、下午阳光草地、晚上灯红酒绿的帖子刷屏而怀疑自己的生活,人艰就不拆了。

Written with Stack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