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读书?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傻。问题的内容有点傻,提问本身这一行为也有点傻。难道读书不应该像呼吸、喝水一样自然吗?再者,你提出这个问题有什么动机?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提法是不是又重新抬头了?还是说又想学着某些公知假装清高故作姿态把某些本来无聊的话题剩饭重新炒一遍?话说最近的确茶叶蛋比较火,价格炒得比较高,吃得起茶叶蛋成为了大陆人民向台湾人民表达生活质量提升的最佳方式。


言归正传。这个问题并不轻松,也没有那么自然。对读书价值的讨论也不仅限于当代,也不仅是当代公知呜呼哀哉悲叹人们不读书了、社会流行读书无用论了、读书被功利化了等等。如果要谈论读书的价值,那肯定又会是各种喷头互相喷臭水,哦,口水。价值价值,各种定义各种理解,尤其是与“功利”这个词沾上边的时候,会引发无穷无尽的争论与辩解。但这些论点论据、扯皮倒灶都没什么意思。其实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看重的并非是对这个问题回答得有多么严谨、多么义正言辞不容争辩,而是这些回答有没有意思。

丹齐格在《为什么读书》这本书里给出了很多有意思的回答。

他说读书是为了引用书中的好句子。这些好句子既为读者留下了对话的幻觉,同时也能带来一时间的感动,比如:

茹贝尔:“当我的朋友是独眼龙时,我就从侧面去看他们。”

又比如:

“任何激情终结之后都会再现怯懦。”(于勒·巴贝尔·多尔维伊《日记》)

他说读书是为了保持青春,因为读书的时候读者感受不到时光的流逝:

“他们(读者)的声明没有被某种使用时间的方式所消耗,他们将时间用在了听命于寻常时间以外的事情上。”

他还说为了自我反驳而读书:

毫不妥协的青春时代已经过去。我们意识到,我们将要死去,意识到在人生道路上前行时,只能做到尽可能最好,而并非最好。唉,我们变得宽容起来。

那么还剩下什么好理由可以不读书呢?聪明的丹齐格跟伟大的孔子做出了同样的回答:除非为了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