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4年4月

这次来说下东野君

第一次知道东野圭吾是因为《白夜行》(漂亮女人与“隐身”男人的纠结故事)。在此之前没怎么看过日本推理小说。这本小说以及随后日韩两国拍摄的电影太有名了,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掩盖了其他作品的光芒。可能跟很多推理迷不太一样,我是因为东野君的这种社会派写法而逐渐喜欢上推理小说从而往前追溯开始看本格派….简单解释一下:本格派就是注重手法,这方面比较经典的有松本清张的《狱门岛》、岛田庄司的《占星术杀人魔法》——我国的“名侦探包青天”里《隐逸村之谜》里对干尸进行移形换位的手法就是借鉴《占》;社会派就是不太注重手法而注重其他意义,比如注重动机。这方面比较出色的是东野的《恶意》。
Read more

《汉字树》:清新优美的汉字图谱

前些天去逛书店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装帧极其精美的书,名为《汉字树》,当时就在想俺古文不太好,主要是文字功底比较弱,很多字看简体字完全没办法明白原来究竟是啥意思,于是立马买回来。晚上翻开看,非常喜欢。
Read more

《翻皮球》:梁小斌“诗意的生活”

“诗意的生活”这个词不是我想出来的,大概九十年代就有了。我还记得当时在老流氓王朔的某本书里提到,他去参加一个名为“如何诗意的生活”研讨会,去的都是老流氓老怪物。一堆人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阐述自己对“诗意的生活”的理解。王朔原话我不太记得了,大意就是诗意的生活就是操蛋的生活——简短精辟。现在看中国诗人的生活,感觉这个评价还是蛮中肯的。
Read more

《青衣》:普通人物的挣扎

在我看来,毕飞宇并非是一位好作家。无论从立意还是从文字来看,《青衣》这本小说都不能算是上乘之作。但想来想去,始终没办法绕开莜燕秋这个人来看待生活,就像毕飞宇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无视了筱燕秋,就是无视了生活”。

Read more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初看《不》这本书,很容易就会因为标题的刻意而随便翻两页就放弃,更不会买来仔细看。不过幸运的是一朋友买了这本书的kindle版然后同步过来,我就挺好奇的点进去看了,因此没有错过。这本书并非是那种缺营养的无病呻吟,而是在讲一个人、一个已逝去的老牌电视节目制片人对视觉艺术的理解。这个人叫陈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