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一部“奇异”的世界史

世界史很难读,因为它就是很难读。拗口的地名、种族名;一无所知的文明、种族;毫无感觉的战争与冲突。编年史就像Facebook的timeline一样惹人生厌,因为很少有作者能够将错综复杂的前因后果与“偶然”的巧合组装成优美的语言。读历史也是需要记忆的,记忆不佳的人,往往读着读着就放弃了。不仅如此,历史往往充满了太多的谬误与错漏。真实、谎言、情感与利益纠缠在一起,像一幅化不开水墨画,恍恍惚惚混混沌沌。


《镜子》是一本“奇异”的世界史,因为它并非按照时间来叙述历史。它没有章节,没有前后关系,有的是数千个短小的历史片段。甚至,它可能并非是在记述历史,因为很多时候,它所记述的那些人、那些事并不常见。它就像一部正统世界史的外传,它游离于时间与逻辑之外,它是时间之外的往事。

它会告诉你亚历山大的一些事:

他总是牢记他的老师亚里士多德的教诲:“人类分成两种:生来发号施令的和生来听命于人的。”

它会告诉你美国建国时期国父们是如何解决少数人与多数人的冲突问题:

为了在印第安人的作用问题上不存疑点,乔治·华盛顿剔除摧毁所有的印第安人村落,托马斯·杰弗逊认为这个倒霉的种族理应灭绝,本杰明·富兰克林提议说朗姆酒可以作为清除这些野蛮人的良方。
为了在穷苦白人的作用问题上不存疑点,《独立宣言》的签署者皆为有钱的白人。

它还会告诉你自有哲学家不仅仅对世界的贸易自由、竞争自由思想产生了影响,还为人类对“投资自由”的理解做出了贡献:

这位哲人在写《人类理解论》一书时,用他的积蓄投资了皇家非洲公司的大宗股票,这家属于英国王室和“勤奋、理智的人”的公司,主营业务实在非洲抓奴隶然后卖往非洲。

在我看来,它并非像中文版前言中所称赞的那样是一本”反体制的历史著作“,它不反体制,因为体制也是历史的一部分,只不过它还记下了被遗忘的那一大部分中的某一小部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