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也中枪之名作家

作家之间互相黑,互相瞧不起对方,这个还是挺正常的事,都说“文人相轻”嘛。不过有的时候码字儿的人并非有意去黑他的某个同行,而是说着说着,不经意间就带出来了,或者压根就没想到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逸闻趣事。

就拿昨天推的那本《镜子》,可以说是“黑”人无极限了…说着说着亚历山大大帝,然后就把亚历山大的老师亚里士多德评价人的阶级差异给带出来了,好在没继续引用“奴隶是会说话的工具”这句更有名的话。

《别想摆脱书》是一本艾科跟卡里艾尔的对话集。他们俩聊着文艺复兴时代的著名文人,说到了伏尔泰,然后提到了伏尔泰对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的法文翻译。当然,这个时候就必然会谈到对“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这句名言的翻译了。伏尔泰把这句话翻译为“必须选择,并立即经历/从生到死,或从存在到虚无”。然后艾科就很自然就提到了萨特的大作,开玩笑似的说搞不好萨特就是这么从伏尔泰的译文里借用的词…

再之前可能是毛姆还是谁分析卢梭在《忏悔录》里为什么经常会写到他脚步虚浮,出门要坐马车,或者下马车之后感到腿软,原因是他每天都DIY好几次….这大概是我读到过的最好的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