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背后往往是苦难

一直以来,当我对某些行为感到特别惊讶的时候,问之,答曰:“习惯了”。然后话题终结、转移,仿佛就得到了某种解释一般。“习惯了”三个字便具有这种魔力,能够给提问者以一种貌似“合理”的解释,从而终结提问,而被提问者也仿佛得到了某种尊重。

直到我读《中国在梁庄》中的这段文字:

中午吃饭,做的是家乡的糊涂面,父亲不顾我们的坚决反对,执意要往里面放上好几勺辣椒。他的胃粘膜是无法承受这些刺激的。父亲却说“不让吃辣椒,或者还有啥意思?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少年时代,家里缺菜少油,全靠辣椒下饭。冬天的时候,辣椒吃完了,无论如何节约,储存在沙里边的白萝卜也吃完了。父亲就把辣椒杆弄成粉,撒到碗里,吃得满头大汗。村里许多人家都是这样。有时候,习俗是与贫穷相关的。

以后当有人回答”习惯了“的时候,不妨多问一句。往往习惯背后,就是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