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冯唐

第一次接触冯唐的作品还是在原先海图一楼某个打折书店,那时候冯唐的万物生长系列(《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以及《北京北京》)的三本书零散的放在“当代中国文学”架子上。装帧不错,有点灰尘,我被《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这个书名所吸引,然后就打开开始看。结果就是打包带走三本,回去一个周末读完。后来又断续的买了《活着活着就老了》、《欢喜》来看。从此对冯唐肆意文字的热爱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顺带着就百度了下这个人,发现这哥们很厉害。在原首都医科大(现已并入北医)念了八年医学,然后跑美国读了个MBA,然后回国进了麦肯锡当咨询顾问。在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压力下还继续出书。本科毕业那年曾去新光华楼参加麦肯锡的招聘会,介绍的人说,你们知道冯唐吧,他曾经在我们这人干过,做到Pa。底下略有阵躁动,交头接耳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脸上肯定落满得色,作“拔剑四顾”状,瞧,就我知道他。当然,这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后来没进成麦肯锡,没能顺着这位“偶像”的路径往前走:一边白天累死累活被客户虐千百遍,然后晚上把文字当初恋。

这两年冯唐在某国企干着战略规划的同时同样也没闲着,又出了《不二》、《三十六大》以及《冯唐诗百首》等好几本。看过之后深觉着老流氓还是老流氓,一点都没变。

摘录《冯唐诗百首》第一首:

《印》:
我把月亮戳到天上
天就是我的
我把脚踩入地里
地就是我的
我亲吻你
你就是我的

注:这是冯唐小学写的,嗯,果然流氓气质应当从娃娃抓起。